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
当前位置:爱恩希(INC) > 脑垂体瘤 >

脑垂体瘤术后会复发吗?国外先进手术切除办法

编辑:INC | 发布时间:2020-05-26 16:26 | 脑垂体瘤手术

  垂体瘤术后会复发吗?垂体瘤是长在垂体组织上的肿瘤,大多数为良性,在女性中尤为常见,会影响垂体激素的分泌,可能会导致人变胖、容貌变丑等等。对于垂体瘤的治疗,一直是以手术为主,但是其手术复发率也是比较高的。那么,垂体瘤术后如何预防复发?手术切除率是关键,彻底全切基本是不会复发的。

  相关文献统计,从1993年到2006年,289例无功能的垂体腺瘤患者接受了一名神经外科医生(S.H.K.)的蝶窦入路手术。全切除217例,次全切除72例。对所有患者,每年进行磁共振成像以评估肿瘤的复发情况。完全切除肿瘤的患者无肿瘤复发的证据。其中随访4年以上的有124例(57.1%),肿瘤复发仅发生在肿瘤未完全切除的患者(次全切除组)。次全切除组28例(38.9%)患者发现残余肿瘤再生。所有患者均未接受伽玛刀放射治疗或常规放射治疗,直到残余肿瘤明显再生。

  脑垂体瘤术后会复发吗?所以对于垂体瘤术后复发的问题,最好是一次性彻底全切完。对于大多数垂体肿瘤来说,手术仍然是对症性垂体腺瘤的一线治疗方法.大型或侵袭性无症状肿瘤也可能需要手术考虑。有时可以利用Knosp分级系统在MRI上估计肿瘤的侵袭性。无症状的肿瘤,如有放射学上的侵犯或视器移位的迹象,可通过手术预防神经功能缺损和进行性垂体功能障碍。无论肿瘤类型如何,手术都能迅速缓解过多的激素分泌和肿块效应。

  目前对于脑垂体瘤治疗,国内外都普遍采用神经内镜手术来进行切除,神经内镜手术是可治疗大部分垂体瘤。相比于显微外科手术,显微外科手术是需要开颅进行的,属于开颅手术,而神经内镜手术可以经鼻入路切除垂体瘤。既往有手术禁忌的甲介型或鞍前型蝶窦者,随着术中神经导航定位的应用也已不再是禁忌。在多学科合作下,利用多模态影像重建和术中神经导航,将鞍底骨质、肿瘤以及重要血管展现于术者内镜中,手术安全性和精准度得到极大的保证。

  神经内镜手术经蝶窦微创入路可有效治疗95%的垂体肿瘤。除了那些大的肿瘤有明显的颞或前颅窝延伸。在这种情况下,经颅入路往往更合适。偶尔采用经蝶窦和经颅联合入路。然而,一些外科医生为了切除其中一些肿瘤和避免开颅手术,扩大了蝶窦的基本暴露范围。

  经蝶窦入路是治疗垂体肿瘤的一种通用方法。内镜入路可单独使用或作为其他经蝶窦入路的辅助(图1)。神经导航技术几乎普遍存在于主要垂体中心,而不是传统的透视引导(图2)。神经导航在复发性腺瘤中的作用最为重要,其中线解剖因先前经蝶窦手术而被扭曲。经蝶窦入路有三个基本变化。

内镜入路

图1:内镜入路。术中照片一名外科医生(左)驾驶内窥镜,而主要外科医生(右)切除肿瘤。

图2:神经内镜经鼻蝶手术而设的现代手术室。立体定向导航系统显示在左(A)和内窥镜屏幕在中心(B)面对外科医生谁将站在病人的右边,就在肩部。病人仰卧在沙滩椅的位置(C),手臂收拢,头部夹头骨。在配置导航参考框架和使用表面标志注册病人头部后,术前图像可在手术过程中存储和用于图像指导。

  虽然目前国内外治疗垂体瘤的技术从名字上来看,是一样的,但是却有着本质差别。由于国内神经外科起步的晚,其手术设备主要靠西方国家进口,其手术方法也是模仿学习西方国家的,创新比较少,然而西方手术术式传进中国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可能在此期间,又有新疗法、新药产生了。比如在神经内镜手术上,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旗下组织顾问团成员Sebastien Froelich教授,其近年来独有的天才新发明“筷子手法”,就解决了神经内镜手术过程中一直存在的配合问题,而提高了手术的效率,保证了手术的安全性,并且有更好的预后效果。Sebastien Froelich教授的手术切除率也因此达到了更高,其平均切除率都在90%以上,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

筷子手法演示
筷子手法演示

  参考文献:1.Lopes M.B.S. The 2017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classification of tumors of the pituitary gland: a summary. Acta Neuropathologica. 2017;134(4):521-535.

  2.Palmieri D., et al. PIT1 upregulation by HMGA proteins has a role in pituitary tumorigenesis. Endocrine-Related Cancer. 2012;19(2):123-135.

  3.Chiappetta G., et al. High level expression of the HMGI (Y) gene during embryonic development. Oncogene. 1996;13(11):2439-46.

  4.Budan R.M., Georgescu C.E. Multiple Pituitary Adenomas: A Systematic Review. Frontiers in Endocrinology. 2016;7(8):950-8. [PMC free article]

  5.Annegers J.F., et al. Pituitary adenoma in Olmsted County, Minnesota, 1935--1977. A report of an increasing incidence of diagnosis in women of childbearing age. Mayo Clinic Proceedings. 1978;53(10):641-3.

  6.Clayton R.N. Sporadic pituitary tumours: from epidemiology to use of databases. Best Practice & Research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 1999;13(3):451-60.

  7.Lovaste M.G., Ferrari G., Rossi G. Epidemiology of primary intracranial neoplasms. Experiment in the Province of Trento, (Italy), 1977-1984. Neuroepidemiology. 1986;5(4):220-32.

  8.Monson J.P. The epidemiology of endocrine tumours. Endocrine-Related Cancer. 2000;7(1):29-36.

  9.Wen-qing H., et al.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central nervous system tumors in China. Journal of Neurosurgery. 1982;56(4):555-64.

  10.Fan K.J., Pezeshkpour G.H. Ethnic distribution of primary central nervous system tumors in Washington, DC, 1971 to 1985.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Medical Association. 1992;84(10):858-63. [PMC free article]

出国治疗案例

大家都在看

文章推荐

神经外科治疗

照片/视频云集

神外资讯

神外历史

Neurosurgical History

神经外科学术访问

学术访问

Academic Visits

出国治疗神经外科疾病

国际治疗

International Treat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