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
当前位置:爱恩希(INC) > 胶质瘤 >

胶质母细胞瘤患者福音“电场疗法”,是否能打破胶质瘤治疗困局?

编辑:INC | 发布时间:2020-07-06 11:59 |

  这是一群与死神缠斗的病人,他们企图尝试所有能将癌症治好的方式,从常规治疗到民间偏方。但是又有多少患者从中获益,又不得而知了。2016年南方周末一篇《新药引进等不起,地下制售博生机自制救命药》的文章在医疗圈引起了沸沸扬扬的讨论和深思,是无奈,更是求生的欲望。中国版《达拉斯卖家俱乐部》心痛上演。自制救命药的主人公王先生(化名)为了61岁的母亲,决定自己购买原料、灌装抗癌药,这是最后的希望,他决定最后一搏。老母亲将国内能用的药都用过了,但是肺癌仍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脑转移,9291这一新药让王先生决定冒险一试,救救自己的母亲。结局当然可想而知,但对于这些病人来说,已顾不了那么多。为了生,他们奋不顾身,却不得其法。

  胶质母细胞瘤(GBM)是一种常见的脑部原发性癌症,临床也常简称“胶母”,是胶质瘤的一种,也称“胶质瘤四级”,约一半的胶质瘤患者为胶质母细胞瘤,是神经外科非常常见的恶性肿瘤。这是一种能迅速恶化的癌症,恶性程度极高,也鲜有良好的预后。大群体研究分析显示胶母中位生存期12-14个月,5年生存期患者约10%,但是个体因素还是差异性比较大(1个月至30年临床上都可见),因病因人因治疗而异。胶质母细胞瘤一般复发速度也快,群体性研究表明原发性胶母一般平均术后8月出现复发,具体也因病因人而异,规范治疗、长期医师随访至关重要。

恶性胶质瘤

  目前胶质母细胞瘤首先治疗手段是手术治疗,辅助以放化疗,手术切除程度是影响放化疗效果及生存期的重要因素。如果是脑干胶母,手术难度极大,只有极丰富经验的医师才会建议病人手术。如果是多发胶母,肿瘤难以通过手术切除,只能做减压手术和放化疗为主。总之,具体的制定需要取决于肿瘤的情况和内科学家的诊疗计划。时隔15年,电场疗法(Optune)在中国内地首个获批。在国际上也是近十年来获批且纳入权威的NCCN(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指南推荐的创新疗法。电场疗法是否成为胶质母细胞瘤治疗新突破?

  我国首款肿瘤电场治疗仪开出上海首张处方

  6月30日,我国首款肿瘤电场治疗仪在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开出上海地区首张处方,并同步在全国14个城市开启首批供货,这标志着15年来中国内地首个胶质母细胞瘤突破性创新疗法正式惠及患者。

  这位胶质母细胞瘤患者经过一次肿瘤切除手术后,又进行了2个月放化疗,电场疗法产品上市后,他成为了首批用上这一新疗法的患者。

  电场疗法(Optune)是什么?

  Optune是一种治疗方法,其中粘合剂贴片应用于患者的头皮。贴片转换器提供低强度电场-称为肿瘤治疗场-阻止GBM细胞的生长和分裂。这是一种无创治疗,可随身携带。但是电场贴片需要长时间配戴,除了洗澡、洗脸等时间可以暂时拿掉外,每天使用时间要保持在22个小时以上。

  电场疗法效果如何?

  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新研究发现,新诊断的胶质母细胞瘤(GBM)患者在给予Optune电场治疗加替莫唑胺的情况下,与无单独使用替莫唑胺的患者相比,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均有所改善。

  这项多国、随机、开放标签试验在83个癌症中心进行,共涉及695名患者。根据之前在2015年发布的试验的中期分析结果,数据得到了证实和改进。

  接受该组合的患者OS和PFS均提高了37%。虽然单用替莫唑胺治疗的患者平均OS为16个月,但同时服用替莫唑胺和Optune的患者平均OS为20.9个月。接受联合治疗方案的患者与单独给予替莫唑胺的患者相比,5年生存率也更高(13%VS 5%)-据迄今为止,在3期临床试验中,新诊断的GBM患者报告的结果更佳。

  在所有患者亚组中观察到OS益处,包括那些在其他治疗方面没有成功的预后较差的患者亚组。这些患者包括65岁或以上的患者和未甲基化的MGMT启动子,这是胶质母细胞瘤的预后因素。

  该组合未引起全身不良事件的增加,并且Optune常见的副作用是轻度至中度皮肤刺激。

  电场疗法适应症有哪些?

  Optune旨在通过组织学确认的胶质母细胞瘤治疗22岁或以上的患者。该药物目前被批准用于治疗在手术和放射治疗完成后具有幕上GBM的患者以及伴随的标准治疗化疗;并且在接受化学疗法后,在脑幕上区域进行组织学或放射学证实的复发后,治疗复发性GBM患者。值得注意的是,该装置旨在用作单一疗法,并且在手术和放射选择用尽之后作为GBM的标准药物治疗的替代方案。

  手术作为一线治疗也会影响到电场治疗效果

  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手术都被认为是治疗脑胶质瘤的首要措施——手术可以迅速解除肿瘤占位,降低对周边组织和神经的挤压,从而降低颅压,缓解临床症状,此外还可以取得活体组织进行病理学诊断,协助后续治疗。

  对于恶性脑胶质瘤患者来说,手术切除的意义更是尤为重大。临床多项研究表明:只要保证安全前提下的高切除率,预后(无进展生存期、总生存期、生活质量等)都会非常高。

  一台成功的手术,医生和患者关注的无非是疗效与风险,即“有效率”与“致残率”。有效率高,副作用小,患者会毫不犹豫选择;而往往这两个都不好确定,或很难兼得,导致患者十分纠结。如果有效率高,副作用也不小,医生就会建议患者“风险高(说白了就是瘫痪的风险高),不建议手术”。

  如何降低手术风险,提高手术有效率,除了肿瘤位置和病理本身,术者的手术经验是重要的因素。在德国INI为了保障手术的安全进行,除了拥有拥有一个经验丰富密切协作的手术团队(主要麻醉及电生理医师团队),还拥有很多高科技手术室,加上手术显微镜、术中核磁、术中神经导航、术中神经电生理检测等先进设备,能很好地定位肿瘤位置,有效保障手术切除的精准进行。德国INI已接诊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包括脑功能区/脑干/丘脑/基底节区/胼胝体/颅底等复杂“手术禁区”内的高疑难手术病例。

  在德国INI,每周都有很多复杂位置胶质瘤的手术。很多患者手术后第二天基本就能出ICU,很多患者术后第二天就下床康复锻炼,有些患者甚至3天到一周就能自行下床行走。INI的教授在手术时都秉承着安全前提下的切除,不仅仅追求手术全切,对于患者术后的生活质量也是非常重视。高质量的手术也为术后的辅助治疗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胶质母细胞瘤患者如何突破生存困境?高质量手术、先进的术后辅助治疗,二者如何兼得?这不仅是医者职责所在,更是患者的选择问题。所写的事情过去不曾,将来也永远不会重复,每一次治疗选择都应谨慎,因为人间值得。

出国治疗案例

大家都在看

文章推荐

神经外科治疗

照片/视频云集

神外资讯

神外历史

Neurosurgical History

神经外科学术访问

学术访问

Academic Visits

出国治疗神经外科疾病

国际治疗

International Treat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