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
当前位置:爱恩希(INC) > 胶质瘤 >

胶质瘤病人死亡过程自述

编辑:INC | 发布时间:2020-08-12 14:19 |

  胶质瘤按照世卫组织分级,一般分为四级。第一阶段是最不恶性的发展阶段:癌细胞增殖缓慢。第二阶段的特征是癌细胞生长缓慢,癌细胞可能扩散到邻近的细胞中,并发展到更高的肿瘤阶段,该阶段更具侵袭性;然而,它们是可以治疗的。第三阶段是通过异常细胞的活跃繁殖来识别的,这些细胞浸润邻近的正常脑组织。在这个阶段,肿瘤经常在更高的阶段复发,治疗通常是困难的,预后也是极差。

  胶质瘤最后怎样死亡?如果没有一种治疗方法能有效地治疗胶质瘤,患者将开始变得虚弱、消成。病人会开始睡得更多,但当他们醒着的时候,他们在与他人互动方面会有相当的功能。患者通常不会感到疼痛。这个阶段的死亡通常发生在病人睡觉的时候。当病人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开始睡觉时,这是他们接近生命最后阶段的信号。

胶质瘤

  胶质瘤病人死亡过程自述:来自患者家属的真实记录

  ·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的晚期,双亲都是癌症

  我在6月3日因癌症失去了父亲,他患有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关于这种癌症的最后阶段没有太多的报道。我知道人们会问这个问题,但写的不多。我的父亲在2016年4月7日被诊断出患有格林巴利综合征,他的神经外科医生建议他还有3-6个月的生命,并提供了口服化疗,但这只是给了我父亲多活一个月或几周的希望。如果你有一个患有这种癌症的爱人,我想让你知道,这并不容易观察。但在很大程度上,我的父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认出了家人,但会非常困惑和不安,为什么他会在医院。在生命的最后一周,他失去了吞咽食物、移动身体、说话的能力,而且右眼失明。听起来很可怕,看起来也很可怕,但我爸爸并不痛苦。胶质母细胞瘤的好消息是,它很少引起疼痛,他开始一直睡觉。当他再也咽不下他的药时,我的家人决定给他注射药剂,他处于昏迷状态,但很平静。他能听到人们和他说话,还会对过去的有趣故事微微一笑。我不想撒谎,这很可怕,但让我坚持下去的是,我爸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主要是吃药,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痛苦。我一直陪伴他来度过他的疾病和死亡,悲伤会变得更容易,但是我们还得坚强。

  ·颞叶胶质瘤平静的离开

  我的父亲于2018年1月6日去世,享年87岁。他死于2017年12月14日诊断出的颞叶胶质母细胞瘤。它突然冒出来,把他带走了。他白天开始睡得很多,无法说话。他有时有轻微的头痛,但通常不疼。他服用类固醇(地塞米松)来抑制脑肿胀,后面他不能再口服,他的病情恶化得很快(3-4天)。他有需要一直注射药剂,这有助于平息咳嗽。在他短暂的生病期间,他完全没有压力,也很平静,他的去世也很平静。

  ·嗜睡、癫痫、幻觉、疼痛,清醒,混杂的最后时光

  我的母亲在2014年7月被诊断出GBM,享年59岁。他们说她最多有5年的生存期。她做了手术,术后恢复得很好。她服用了类固醇,它们很有帮助。她设法经常去旅行,接受了放疗(她失去了部分头发),并控制了她的症状,没有太多的疼痛,她设法活得很好,几乎一年之后。她也接受了化疗,但没有任何效果。在被确诊一年之后,她开始癫痫发作,健康状况也随之恶化。2015年10月的一天,她和我们一起走了3英里。2015年11月,她出现了一系列的癫痫,他们把她带到临终关怀部门,告诉我们她的生命即将结束。她在几天后醒来,昏迷了大约3天。她在临终关怀部门待了大约一周半后回到家,但现在她开始行走困难,她的脚踝开始肿胀。她会睡很多,吃很多(因为类固醇),她还会对颜色和图案产生幻觉。这时她服用了很多药物(氯硝西泮治疗癫痫,吗啡治疗疼痛,类固醇治疗脑肿胀)。她于2016年1月回到临终关怀部门,在那里呆了大约2周后,于2016年2月5日去世。她在医院里很清醒,在她死前两天她都是清醒的。

  为什么胶质瘤难以治疗?

  所有这些细胞和肿瘤都存在于所谓的血脑屏障之中,血脑屏障是一种毛细血管网络,可以阻止有害毒素和传染性生物进入大脑。不幸的是,这使得化疗药物更难以达到它们旨在对抗的肿瘤。与其他一些脑肿瘤不同,星形细胞瘤可以扩散到整个大脑,在那里它们与正常的健康组织混合。这使得他们很难通过手术切除。很难知道肿瘤的终点和健康组织的开始。如果外科医生甚至留下一些胶质母细胞瘤细胞,这些残余物可以继续通过大脑传播。根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表明,另一个问题 是胶质母细胞瘤是异质的。也就是说,它们包含各种细胞群,其中一些对治疗有反应,另一些则没有。这些其他细胞在大脑中徘徊并传播,导致很少的长期成功。

  胶质瘤如何提高预后?高超技术以及成功经验丰富医生至关重要

  胶质瘤治疗的一线方案仍是手术,手术要达到在安全的基础上尽可能地全切,这能大程度地控制肿瘤复发和提高预后水平。尽管有的胶质瘤长在脑干、丘脑、胼胝体或基底节等复杂位置,但在当前医疗技术水平下,以上高难度位置胶质瘤手术全切已经成为现实,当然这需要选择一个在此方面有着极为丰富成功经验的手术团队。

  在胶质瘤手术方面,INC之WFNS教育委员会主席德国Helmut Bertalanffy(巴特朗菲)教授、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WFNS)颅底手术委员会主席法国Sebastien Froelich教授、世界神经外科知名杂志《Journal of Neurosurgery》主编加拿大James T. Rutka教授等都是世界神经外科领域的翘楚,对于各类胶质瘤尤其是复杂位置的疑难病例极为擅长。他们作为INC世界神经外科顾问团成员,致力于国内外神外学术技术交流的同时,也将为国内患者提供相关病情的远程咨询。

  除此之外,胶质瘤的新疗法,靶向治疗、免疫治疗、胶质瘤疫苗都在不断研究中。

出国治疗案例

大家都在看

文章推荐

神经外科治疗

照片/视频云集

神外资讯

神外历史

Neurosurgical History

神经外科学术访问

学术访问

Academic Visits

出国治疗神经外科疾病

国际治疗

International Treat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