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
当前位置:爱恩希(INC) > 胶质瘤 >

切除胶质母细胞瘤中的非增强性肿瘤新发现

编辑:INC | 发布时间:2020-03-04 20:05 |
  在新诊断的胶质母细胞瘤患者中,极大程度的手术切除增强对比的肿瘤一直与生存的益处相关。然而,在肿瘤治疗进展的一项研究最近发表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旗下组织世界神经外科顾问团(WANG)成员、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UCSF)神经科教授及主席Mitchel Berger教授发现,扩大切除范围包括非增强对比肿瘤和增强对比肿瘤与生存率增加相关,不管肿瘤基因亚型如何。在一则与教授的访谈中,MitchelBerger教授讨论了如何将这一发现应用于临床实践。
 
  问:什么促使您研究极大程度切除增强对比和非增强对比肿瘤对新诊断的胶质母细胞瘤患者生存的影响?
 
  Mitchel Berger教授:我注意到,一段时间以来,在对比增强的基础上进行更积极切除的病人在复发模式和最终存活率方面做得更好。我们决定确认这种怀疑是否正确,并开始了这项研究,从而得出了这篇论文。
 
  问:您能谈谈你的发现的重要性吗?
 
  Mitchel Berger教授:所以这项研究如此引人注目的原因,就我所称的我们思维的范式转变而言,是因为首先,它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必须移除更多的肿瘤,这意味着我们不能再仅仅移除增强对比度的区域;我们必须超越这一点。这项研究的另一个至关重要的方面是要认识到,即使在我们所处的分子时代,如果患者一开始就进行了更积极的切除,不管是哪种分子标记,他们仍然做得更好:切除的程度超过了错误分子标记的潜在负面影响。这是我们将来治疗胶质母细胞瘤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进展。
 
  问:就这些结果将如何影响临床实践而言,神经外科医生在切除非增强对比肿瘤时需要记住什么?对这种更激进的方法有什么顾虑吗?
 
  Mitchel Berger教授:好吧,另一个信息,我们在这篇论文中没有特别关注,但是我们已经在很多其他的文章中研究过了,就是为了变得有侵略性,你必须安全地做它,并且安全地做它的方法是使用大脑映射策略来找到功能性组织并且不去管它。因此,我们采用这种方法的发病率并不高的原因——也就是说,在非增强区域切除肿瘤的发病率并不比仅仅切除增强区域的发病率高——是因为我们使用脑标测技术能够安全地切除肿瘤,保留功能,并防止损伤。
 
  所以神经外科医生需要知道的是,首先,他们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对比增强;他们必须超越它进入非增强区域。第二,分子标记是什么并不重要,因为可以说,去除的程度超过了分子标记。最后,为了做到这一点,你必须有安全的外科技术,的方法是使用脑标测技术来识别功能和防止损伤。
 
  问:你对这个课题有进一步的研究吗?
 
  Mitchel Berger教授: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确定同样的数据是否适用于低级别胶质瘤。我们边说边做研究。
 
  问:当神经外科医生治疗胶质母细胞瘤患者时,你有什么建议吗?
 
  Mitchel Berger教授:我想我给神经外科医生的建议是,为了让病人的结果有所不同,手术必须有侵略性,如果你要有侵略性,你必须是安全的。安全的方法就是使用大脑映射技术。
 
  关于Mitchel Berger教授
 
  教授于1975年获得哈佛大学学士学位,1979年获得迈阿密米勒大学医学院医学学位。自1990年起就持有ACS临床肿瘤奖学金,并被任命为华盛顿州ACS临床肿瘤学教授。他一直活跃于神经外科、肿瘤科、癌症研究和基因治疗等专业协会。他担任美国神经外科委员会主席期间,对儿童癌症领域做出了突出贡献。他还担任过美国癌症研究协会州立法委员会主席,北太平洋神经及神经外科和精神病学会主席。他一直担任神经外科医师大会执行委员会副主席。
 
  教授作为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旗下组织世界神经外科顾问团(WANG)成员,2019年3月13日应邀来华开展学术交流,与来自国内多所知名三甲医院的10余位神经外科主任及副主任齐聚INC上海办公室,聚焦脑胶质瘤临床诊治难点及世界神经外科领域前沿进展,进行了长达4个小时的研讨和交流。3月16日,Mitchel Berger教授再次应邀参与2019姑苏神外学术沙龙,来自全国各地的60余位神经外科医生共聚一堂,共享神经外科前沿技术,交流脑胶质瘤、颅底外科、脊髓肿瘤、垂体瘤等专业领域的临床诊疗经验。
 
  
出国治疗案例

大家都在看

文章推荐

神经外科治疗

照片/视频云集

神外资讯

神外历史

Neurosurgical History

神经外科学术访问

学术访问

Academic Visits

出国治疗神经外科疾病

国际治疗

International Treatment